蒲公英

作者:赵富  2021-08-10 19:48  阅读 121 次

一朵花,一朵野菜心上长出的花;

一棵菜,一棵血液里流淌着苦汁的菜。

姓,揉入泥土;名,和进苦涩;花,包裹冷香。

大名,是先生起的,叫蒲公英;小名,是爷爷起的,叫婆婆丁;花名,是奶奶起的,叫苦菜花。

童年的记忆,摆渡苦菜花的船。

盛满不知愁是啥滋味,悠悠抵达花香的彼岸。

苦菜花。在小草的簇拥下,昂起头,飘着白绒绒的发,擎起金黄色的伞,寻找丢失的梦。

我折一根淡绿的苦茎,吹出气泡的虚渺,与白绒绒的冠一起飘泊,闪着太阳的光亮,飞扬瓣黄叶绿的神采。

追呀追,我追赶着气泡儿低飞的灵魂,追赶着展翅的风筝。

一阵打旋的风,撕破气泡儿的肚子,粉身碎骨;草梢尖叫,摇碎我童年的梦,心似针剌般的疼痛。

苦滋滋的汁,白花花的浆,流浪于我的唇齿之间,泛出五味杂陈。

前院的小哥哥,摘朵苦菜花,夹在后院小妹妹的发卡上。

野滋味,滋润村头的小河水,胳膊肘子弯儿的搂抱处,激动地跳蹦起浪花,溅湿脚尖。

野香味,弥漫着横垄地乳白的地气,飘渺雾的仙态,舞动丝的柔姿,细数秧歌碎步。

小哥哥的心花,在蒲公英的绿叶片上绽放;小妹妹的发结,在婆婆丁的花蕊上吐芳。

苦菜花,最美的村花。

风吹醒低吟的哨子,不动声色;雨浇灌野性的喷张,并非作秀。

苦菜花,孤寂。百香之外,自赏;百草染绿,自怜。小巧的手,摘走花蕊上粘贴的卑微;一抹金黄,复制大自然的原本底色。

荒地头,篱笆边,土壤返浆,遇到湿味就生动起来,根深白儿壮,叶嫩花儿鲜。

风拉长了张扬的脸庞,抽开了大青杨的叶子,却难扯高苦菜花的冷香,青草悄悄地披上苦涩的外衣,在阳光下晾晒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1479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赵富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