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芝麻叶情结

作者:苏红  2021-09-19 18:48  阅读 349 次

立秋一过,我便迫不及待地驱车去郊外寻觅多年来从未错过的美食——芝麻叶。

芝麻开花节节高。这时节,芝麻花已封顶,一层一层的芝麻蒴争先恐后地崭露头角。听说,适当掐掉些芝麻叶,便于植株通风透气,更有利于果实的灌浆。芝麻叶富含多种维生素和营养物质,是人们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。

而我对芝麻叶更是情有独钟。虽然市场上有商贩售卖煮好的芝麻叶,但我还是乐意亲身去地里掐来自己煮制。在烈日下流着汗掐芝麻叶的经历会勾起我太多童年的回忆,我的眼前总会再现那个熟悉的画面:在一大片芝麻地里,妈妈和我一起顶着毒辣辣的太阳在掐芝麻叶……

村头一大块儿芝麻地,是生产队种来分给村民换小磨油的。那时,生产队分东西是按“人六劳四”来分的,就是人口占六成、工分占四成。爸爸在外地工作,哥哥是商品粮,我家能参加分东西的只有妈妈、我和两个弟弟,能挣工分的只有妈妈一人。无论按人还是按工分,我家分的东西总是最少。每当队里分瓜菜粮食的时候,我总是羡慕那些人多劳力多的邻居。

我家分的芝麻总是换不了二斤香油,多掐点芝麻叶就成了我们的奢求。每到八月初,村子里的大娘大婶们都在等队长一声令下:可以掐芝麻叶了!全村的人几乎都下地了,脸上写满兴奋和希望,手里掂着形形色色的容器。那年代还没有塑料袋,我们用的是装粮食的大麻袋。妈妈说,午后掐芝麻叶最好,这时候太阳毒,芝麻叶水分少、油量足、吃起来更香。

妈妈个子不高,但干起活来可是一把好手。只见她两只手左扯右拽,转瞬间两手就抓满了芝麻叶,看得我眼花缭乱。我给她撑着麻袋,心里对她充满了崇拜,感觉她是世界上最最能干的女人。

掐芝麻叶是有讲究的:接近根部的老了,没有养分;顶部的叶子太嫩,养分不足;中间部分的叶子不老也不嫩,呈柳叶状的为最佳。但一棵芝麻上不能掐太多,四五片即可,多了影响芝麻生长。到天黑时,我们的三个麻袋已经装得鼓鼓囊囊了。

晚饭后,我们就开始煮芝麻叶。因为芝麻叶不容易煮烂,需大火烧开再文火焖煮,才能达到最佳口感。一锅一锅煮到半夜,终于弄完了!将其捞出来放在大箩筐里,控一夜水。第二天一早,我们就要起床去打麦场里抢地方晒芝麻叶。妈妈说,在土地上晒的芝麻叶好吃。我用扫把把地扫干净,然后妈妈把芝麻叶一片片摊开。她专注认真的样子,像是在绣一件工艺品。为促使芝麻叶晒得更干更快,午饭后我们还要将其翻一遍。

傍晚的时候,芝麻叶就完全干了。晒干的芝麻叶呈褐色,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。到了冬天青菜稀少的季节,妈妈就会把晒干的芝麻叶放在热水里泡开,做成手擀面条或蒸成包子等。做手擀面条的面要和得硬硬的,面条要切得细细的、多撒点面粉,再用盐腌点葱花、姜末儿,淋点香油,喝起来才最好喝。至今,我仍然最迷恋妈妈做出的芝麻叶手擀面条的味道。

现在,我制作芝麻叶的方法依然效仿妈妈当年,只不过煮好的芝麻叶不再晒干,而是团成团装进保鲜袋、放进冰箱里冻存。

为什么我宁愿顶着烈日、不辞辛苦地亲自去地里掐芝麻叶?

因为这里面蕴含着我浓浓的乡愁。我掐的不仅是芝麻叶,还是一种童年的回忆;我做的不仅是芝麻叶手擀面条,还是在回味妈妈的味道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1763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苏红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