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念不忘长豆角

作者:王国梁  2022-06-19 15:08  阅读 39 次

每年,母亲都要种上一架长豆角。长豆角很容易栽种,很快就有了初长成的模样。

待到长豆角长到一定阶段,母亲会招呼我帮忙,为长豆角搭架。在我看来,搭架是个技术活,我掌握不好分寸。可母亲的手法非常娴熟,我只有在旁边打下手的份儿。

一人多高的豆角架搭起来,用不了多长时间,长豆角的叶子就爬了满架。我惊异于长豆角强大的攀爬能力,它们真是一种聪明的植物,如果没有豆角架,它们会无能为力,但有了架子,它们会巧妙地借助外力,让自己繁茂成一道风景。

很快,长豆角开花了。可能很多人都没留意过,长豆角的花颜值极高。人们的关注点都在它的果实上面,花便被忽略了。长豆角开淡紫色的小花,两个花瓣并蒂舒展,微微泛着白色,看上去像一只只小蝴蝶,轻盈,小巧,美丽。千万朵花一起开放,豆角架更漂亮了。碧绿的背景之上,点缀着莹莹点点的小紫花,显得那么活泼而生机勃勃。我总在想,如果单把长豆角的花作为观赏花卉,也是值得一看的。

花一面开着,长豆角就长出来了。长豆角的生长速度也非常快,就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,蓦然发现架上已经满是袅袅垂落的长豆角了。它们简直像邻家的小姑娘,不知不觉间,女大十八变,出落得一身修长袅娜的气韵。长豆角高产,鼎盛时期满架长豆角,左边、右边、前边、后边,到处都是长豆角,摘都摘不过来。长豆角很随意地垂在架上,母亲摘下长豆角,喜欢把它们码得整整齐齐,一捧长豆角在手中抖开,仿佛是一条绿瀑布垂下来一般,水灵灵的惹人爱。

我记得一个初中同学说从来不吃长豆角,不喜欢它的味儿。而我们一家人却对长豆角情有独钟,它的味儿很独特,似乎有很浓郁的草香,吃起来稍稍有点涩,总会让人想到土地和阳光的味道。

长豆角的吃法很多,母亲最喜欢做的是长豆角焖饼。细细的饼条,细细的长豆角,完美融合,达成味道的统一,饼里面有长豆角的清气,长豆角里有饼的香气,吃起来非常美味。我最喜欢的还是凉拌长豆角,这种吃法能最大限度保持它的原汁原味。把长豆角切成小段,在开水里焯过,捞出来。调好蒜汁、麻酱、醋、香油等调料,浇到上面即可。长豆角无论怎样做,都很难变得软塌,总是尽可能保持它本来的面貌。长豆角还可以切成碎丁做饺子馅。长豆角很对我们一家人的口味,无论怎样吃都吃不厌。

暖暖阳光下,母亲种下的长豆角又长了满架。我站在豆角架前,跟母亲摘豆角,颇有点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感觉。能吃上母亲用长豆角做的菜,便是这滚滚尘世中难得的小幸福和小欢喜。

我们的味蕾就像深情厚谊的人一样,长情,念旧,一旦爱上某种味道,便会成为一生的牵挂,念念不忘。时光漫漫,岁月长长,长豆角可以慰藉我们的一生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2677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王国梁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