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看一朵合欢

作者:章铜胜  2022-06-22 10:28  阅读 33 次

每年,湖边的合欢花开时,我都是远远望见的。彼时,正坐在车上,在清晨的霞光,或是黄昏的夕阳里,看见湖边的合欢树上,缀满了一朵朵马缨般的粉红小花,在合欢树绿色的树冠之上,像一层轻轻浮荡着的霞光,任路人投来仰望的目光。

查看源图像

湖边的合欢花总是先开,而办公室窗外的那一排合欢树,大概是因为山区的气温略低一点,合欢花总要稍迟几天才开。看见湖边的合欢花开了,就开始留意窗外的那排合欢了,希望自己能够最早发现树上的合欢花开,于是心心念念地牵挂着。很多期望,总是事与愿违,如此挂念,却总是会错过那排合欢树上的第一朵花开。错过了,也便错过了吧。当发现那排合欢树上开满合欢花时,才惊讶于自己的一时疏忽,对于一树合欢花开的疏忽。

错过了那排合欢的第一朵花开,仿佛要补偿什么似的,便分外留意那一排已开的合欢花了。坐在桌前,一抬头便能看见窗前的那几棵合欢花,花并不多,只是浮于树冠之上的一层花朵。有时,会特意站在窗前,看着那一排开花的合欢树,它们大小差不多,但有些树上的花量要明显多一些,而有些树上的花朵,更加的红艳一些,不知道是因为树的品种不同,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,无从追究,也不想细究了。看着窗前合欢的花开花落,一年又一年了。桓温北征,经金城,见前为琅玡时种柳,皆已十围,慨然曰:“木犹如此,人何以堪!”而我眼前的合欢依旧,好像不曾有过什么改变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如一树合欢,不曾有过多少的改变。不曾发现合欢和自己的改变,也是一件足以令人慨然的事情。不是真的不曾、不会改变,而是已经很难发现那些细微的改变了。

曾经站在合欢树下,捡拾起一两朵落下来的合欢花,拈在手里认真地看过。合欢粉红的花色淡了些,花形仍然保持着开放时的姿态,并没有一朵落花常见的颓败模样,好像无惊也无喜的安然自若。看了一会儿手中的合欢花,便随手丢回地上,并不觉得有多可惜,花开了,自然也会落的,又何必因之而纠结呢。

前两天,看到朋友拍的合欢花,是一朵合欢花的特写,虚化的绿色背景,一朵红色的合欢花,像一朵红色的绒花,在枝头,在羽状互生复味的衬托下,显得愈加娇俏可爱。即使在捡起落在地上的合欢花时,我也没有如此仔细地看过一朵合欢花,头状花序呈圆雉形排列,像是一朵羽冠,也像是张开的扇面,丝管般的花萼,纤细有序地排列开来,如精巧的手工。细看一朵合欢花,才发现原来它是如此的精致。

昨天夜里,下着小雨,出门散步,沿着湖边走,闻到一股熟悉的花香,抬头看了一下,原来自己正走在一棵合欢树下。再一低头,发现树下已经落了一层合欢花,那些合欢花,在昏暗潮湿的地上,已经无法细看了。一朵合欢,有时可细看,有时却不能再看了,而我在很多时候,竟忘记去看一朵合欢了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2716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章铜胜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