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薇花开

作者:蔡英  2022-07-01 14:28  阅读 315 次

初秋,大街小巷的紫薇仍灼灼盛开。一行行紫薇树舒展着身姿,伸出光洁的枝干,缀满繁盛飘逸的花朵,粉、紫、白相间,姹紫嫣红,婀娜多姿。远远望去,一树树紫薇就像一朵朵艳丽的绯云。南风轻轻吹过,花枝乱颤,摇曳多姿,每一朵花都羞答答的,就像一张张纯真的笑脸。

天上有紫微星,相传为天帝的住所;地上有紫薇树,开娇艳的紫薇花。在唐朝,人们钟情烂漫可爱的紫薇花。当时还有紫微省,也就是中书省。中书省遍植紫薇花,而紫薇花在道教中有压邪扶正之妙用。唐玄宗笃信这一点,因此中书省也称紫微省,中书令则被称为紫微令。当时,读书人能入得遍植紫薇的中书省,便仕途风光,官运亨通。官至中书舍人的杜牧写过一首《紫薇花》的诗:晓迎秋露一枝新,不占园中最上春。桃李无言又何在? 向风偏笑艳阳人。含着秋天的露珠,紫薇抽出一枝新花,选择不与春天的桃李争春斗艳。尽管人们夸赞说“桃李无言,下自成蹊,”但当紫薇遍地开放时,桃李又在什么地方呢?杜牧写了这首诗后,广为传诵,人们干脆称他为 “杜紫薇”。

与紫薇花最有缘的是大诗人白居易。那日暮色四合,寂静无声,时任中书郎的白居易,挥毫写下《直中书省》:“丝纶阁下文章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。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微郎”。在中书省里拟诏书的丝纶阁值班,周围一片寂静,只听到钟鼓楼上刻漏的滴水声,时间特别漫长。在这黄昏的寂寞中,一个人孤独地坐着,谁来和我作伴呢?惟独紫薇花和我这个紫微郎寂然相对。“紫薇花对紫微郎”,年轻的诗人是有一份春风得意的。后来因种种原因,中年的白居易得罪了朝廷,被贬为江州司马。浔阳江畔,心境一度凄凉,写下了传世名作《琵琶行》。到了晚年,他又写过一首《紫薇花》:“紫薇花对紫微翁,名目虽同貌不同。独占芳菲当夏景,不将颜色托春风。浔阳官舍双高树,兴善僧庭一大丛。何似苏州安置处,花堂栏下月明中。”“紫薇花对紫微翁”,与以前相较,意境已经截然不同。紫薇花与诗人,相看两寂寞。一丝恬淡,一抹清幽,郁郁心事有谁知。

前些日子,有位朋友发图片给我,说发现一株被剥皮的树,开枝散叶长得极好,从而发出“树怕剥皮,其实也有例外”的感慨。这正是生命力顽强的紫薇。其实,年轻的紫薇树干,年年生表皮,而后自行脱落,表皮脱落以后,树干显得很光滑。老年的紫薇树,树身不再生表皮,筋脉挺露,莹滑光洁。紫薇还有神奇之处,你若用手来搔其树干,会发现枝枝叶叶就会轻微地颤动起来,怕痒似的,因此又叫怕痒树和痒痒花。

从夏天开到秋天的紫薇,打破了人们“花无百日红”的看法,实属花界劳模,也是内外兼修的才女。它浑身都是宝,都是药。其性寒味微酸,有清热解毒,止痢,止血,止痛之功效,以根、叶、花入药,全年均可采集。若是牙痛,挖掘些紫薇根,和瘦猪肉一起炖煮,煮烂当菜吃,几天后就好了。也许正是紫薇这种独特的个性,娇柔又坚强,也就有了人的性情。李渔评价紫薇:“草木同性,但观此树怕痒,既知无草无木不知痛痒……由是观之,草木之受诛锄,犹禽兽之被宰杀,其苦其痛,俱有不忍言者。”草木有情,众生皆有情,皆须善待与爱护,世界才能平平安安,长长久久。

小区附近的公园种有许多紫薇树,我不知驻足观赏过多少次。它初绽新叶的是春天,尽情盛放的是夏秋,黄叶飘落的在冬天。我经常徘徊在紫薇花下,微风轻轻拂过时,枝条婀娜舞动,似乎能听到它清新的呼吸与盈盈的笑语。这时,我就感到自己的血液会与紫薇树液一起流淌,脉搏与紫薇生长的韵律一起跳动,灵魂与紫薇的清香融为一体……

万物有灵且美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2770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蔡英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