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饭

作者:梁亚平  2022-07-03 10:08  阅读 76 次

我们家乡有冬至煲饭的习俗,一大早,娘打电话说,回家吃姜饭。

记忆中,几十年来,每年冬至娘都煲姜饭,娘今年七十九岁了,没想到她还不忘冬至煲姜饭。或许娘煲姜饭,根本就不为了自己吃,而是为了让她的儿子回家吃。

记得小时候,那时家里穷,平时一日三餐大多都是吃粥,可是到了冬至,娘一定雷打不动煲姜饭!糯米是自己种的,腊肠是娘自己制作,还提前一天买了沙姜、辣姜、风姜、黑肉姜、黄姜、紫姜、红姜、白姜等,各种姜不下十种。冬至一大早,娘就起床煲姜饭,我也早早起床等待吃姜饭,娘洗干净姜,就开始刮皮,我也要帮忙,娘怕小刀割伤我的手,不停提醒我说,小心刀割着手。姜去了皮,娘放到砧板上拍烂,剁碎,然后放到锅里用油爆香,就伴着香肠一起倒进装好糯米的锅里,端进灶台,就开始烧火煮饭了。

至少要烧半个小时饭才煮熟,锅里水滚了,水蒸汽顶着锅盖发出“蝈蝈”声,还冒着袅袅白烟,厨房里就弥漫着浓郁的香味,我咽着口水,迫不及待要打开锅盖子看看饭好了没有。娘说,急什么,不停地打开锅盖子,香气流走了,姜饭不好吃了。

等到姜饭煲好了,红红的腊肠卧在金灿灿的姜饭里,色泽十分美观。饭还冒着烟,我迫不及待就要吃,娘又说,慢慢吃,锅里还有,小心烫着。

我读中学时,一天中午,同学说有人找我,我来到校门口,看到了娘,娘手里拎着一个饭盒,我嫌娘多此一举,说:“学校有饭堂,我不会买吗?用得着跑这么远送饭!”娘递过饭盒说:“今天是冬至,吃姜饭有益身体,就送来给你吃。”从家里走路到学校,至少也要一节课的时间,我不但不感激娘,还责怪娘。我接过娘手里的姜饭,触碰到娘冰一样冻的手,看着娘直淌清鼻涕,双脚冻得瑟瑟发抖,几十年过去,那情景还历历在目。

出来教师后,我分配到王村港河村小学,那年冬至,家里还未安装电话,母亲就到村里的铺子打电话给我,说今天是冬至,让我回家吃姜饭。我说:“我没空,有空也不回去,要骑一个多小时单车呐!”周末回家,一进屋就闻到香喷喷的姜饭,我问娘,冬至不是过了吗?怎么还煲姜饭?娘端着一碗姜饭到我面前:“等你回家才煲。”想不到娘为了我,冬至的姜饭等我回家才煲,看着热腾腾的的姜饭,在寒冷的冬天里,我心里释放出阵阵的暖意!

我调回本镇中学任教,离家近了,每年冬至,母亲都打电话让我回家吃姜饭,尽管从学校回家开车只用十分钟,可是我总是以种种借口推辞,接完电话还说,回家吃姜饭,一顿姜饭的钱还不够我的车油费呢。现在想来,姜饭是娘对儿子的一片心血,是娘对儿子的爱,可是我却不领娘的情,不懂娘的爱。

自从我在镇上建了房,回家更少了,妻子每年冬至也煲姜饭,母亲再打电话给我时,我说:“娘,我也煲姜饭,我们不回家吃了。”可是不知是娘的记性不好,还是娘总是惦记着她的儿子,每年冬至,还是一次一次打电话给我,让我回家吃姜饭。

去年十月,娘大病一场,去湛江住院半个月,娘出院回来,行动还不方便,我让她与我一起住,方便照顾,可是娘只住几天就要回村住,说她要养鸡,还有地里的红薯一个月未去看过,坚持要回去,可是想不到,娘还不忘冬至煲姜饭,还记挂着打电话让她的儿子回家吃姜饭!

妻子的姜饭刚煲好,叫我吃,我说:“我们回家陪娘吃姜饭。”

妻说:“回家吃?那我们的姜饭怎办?”

我说:“端去学校给同事吃。”

回家的路上,我想:再过一个多月,娘就八十岁了,娘老了,她每年冬至都煲姜饭给儿子吃,可是她还未吃过儿子做的一顿姜饭!不知道我还能陪娘过几年冬至?还能赔娘吃几年姜饭?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2790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梁亚平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