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公英

作者:陈新颜(会理)  2021-08-10 19:50  阅读 159 次

走过一道风雨廊桥,有一条两三米宽的小溪。溪水很清,清得可以看见水里飘动的青苔、五光十色的石头和砂子。溪水很活,总是哗啦哗啦地流着。溪边放着几块两三米长的条石,红砂岩的。进城卖菜的人常常挑了菜歇在条石上,洗菜、码菜,码好菜,再用一个大橙汁瓶打一瓶溪水放在挑子里,挑了进城。过了这条小溪,向西走一百米,可以看见一座小学校。学校南面是一大片农田,有无数的田埂。田间有一条一米来宽的小路,那是我们放学后回家的路。

上完最后一节课,我们背着书包冲出教室。然后到校门口买了零食,在回家的小路上,一边走,一边吃。太阳已经偏西,但是阳光很好。春风像一把梳子,一遍一遍梳过绿油油的麦田。梳子梳到的地方,会有一道白光,像波浪一样的“白光”,这也许要在农村待过的孩子才能看到。春天的麦田像一件绿毛衣,上面织着一些紫色的花穗。这种开紫花的草是一种蔓生植物,我们叫它马豆草或野豌豆。女孩子们喜欢用它来结花环,结好了戴在胸前。男孩子没有这种爱好,只是远远地欣赏着,觉得很好看。放学路上,男孩子喜欢做的事情有滚铁环、弹玻璃弹珠、编杨柳帽、捡石头、吹蒲公英的种球……

这条放学小路上有一段有很多蒲公英,一到春天便长出无数娇黄色的花,鸡蛋黄大小的花,这里一朵,那里一朵,点缀绿绿的草里,招蜂引蝶,非常耀眼。蒲公英花的颜色是会变化的,起初是娇黄色,过几天就变成金黄色。花朵打开又合拢,再打开,再合拢,最后一次打开的,是一个毛茸茸的种球。夕阳下,无数可爱的种球长在孩子们回家的路上,高高低低,姿态不一,它好像是专门为孩子们长的,是上天送给每个人的童年的礼物。孩子们很小心地摘下一朵,放到嘴跟前,一吹,无数的种子便离开了种球。“飞吧,飞吧,飞到哪里,哪里就是它的家。”还记得吗?这是我们小学时学的课文。

那时候,我也爱挖蒲公英的全草回家给奶奶,奶奶说蒲公英能清火。她常常将我挖回家的蒲公英放在清水里洗干净,然后用清水煮了来吃。有一次,她叫我也吃一点。我吃了一箸,真苦。真没想到,看上去那么好看的它居然那么苦。老人家有时也将新采的蒲公英放在圆竹筛里,端了放到瓦顶上晒干,送给她的几个女儿。

回首这些年走过的地方,好像一路都有蒲公英的影子。大学宿舍楼后面的草地上,时不时会见到开黄花的它。感觉很亲切。偶尔找到了它种球,依然会俯下身子,像小时候一样,很小心地将它摘下来,吹散在风里。

2017年,在贵州安顺的菜市场里又看见有人卖蒲公英,买了两把,带到到宾馆泡水喝。还是那么苦。前年了解到一种不苦的吃法——煎鸡蛋。我第一次吃是在一个学生家,学生的外婆将蒲公英切碎,打两个鸡蛋一起调了下锅烙黄。端上饭桌,我夹了两块放到嘴里,真香!

昨天看到一个朋友发的蒲公英种球照片,非常喜欢,于是厚着脸皮向他讨要了几张。朋友也很大方,说:“拿去!”看着这几张照片,我又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。现在是春天,我知道,我又想吹蒲公英的种球了。

总觉得,蒲公英是一种很能唤醒人的童心的植物。喜欢蒲公英的人,大概都很好地保存着他们的童心。昨天我问了好几位作家朋友,问他们小时候有没有吹过蒲公英的种球,都说吹过。啊!我也吹过,现在也还想吹。幸运,我的童心还在。

我常常用一颗童心去写作。总觉得,保有一颗童心对于一个文学写作者来说非常重要。我的一个朋友(一个中学英语老师)说,他们班学生大都不太喜欢写作。她有一次将我写的《萝卜》《大蒜》拿去读给他们听。孩子们听了,都感到很惊奇:原来作文还可以写得这么好玩儿!后来,有一些孩子就喜欢写作了。这也许是我近几年听到的最令自己开心的事情,没有之一。

是的,用一颗童心去写作,写作会变得很好玩儿。非要写得那么刻板吗?

春风里蒲公英的种球在摇头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huacaoshumu.net/1483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花草树木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xdhexz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陈新颜(会理)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